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扎实推进教育整顿 着力锻造过硬铁军

调解故事:32年旧债难还,“一纸成约”再续故交情

发布时间:2021-08-26 17:36    来源:三明市司法局秘书科    字号:

  千金虽好,不如情义珍贵。近日,三元区列东司法所“小周调解室”成功化解了一起长达32年的民间借贷纠纷,在场调解员亲眼见证了双方当事人视如寇仇又冰释前嫌的暖心一幕。调解始末还要从一纸“诉状”说起……

  束蕴请火,溯本寻源

  8月17日一大早,年逾七旬的刘大爷拿着亲笔书写的调解申请书主动找到列东司法所周秋香所长,“欠债还钱,天经地义!32年前老彭向我借了4万多元,时至今日尚未还清,恳请司法所同志帮帮我,那可是我和老伴种菜、养猪、装卸化肥来之不易的血汗钱啊……”当事人刘大爷泪眼婆娑地委屈哭诉道。

  “大爷您别急,我先给您倒杯水,有事坐下慢慢说……”周所长安抚好刘大爷的悲愤情绪后,接过调解申请书仔细询问事情原委。

  经了解,刘大爷和彭某本是称兄道弟的“好哥儿们”,1989年,彭某因承包百货店急需资金周转,先后向刘大爷借款14笔共计4.32万元,后彭某因犯罪入狱12年,刘大爷在彭某服刑期间不曾向其催款,还主动前往监狱探望,鼓励好友改过自新。自彭某出狱后,年近古稀的刘大爷已孱弱多病,经过数次追讨旧债,彭某于2011年至2018年期间陆续还款2.3万元,此后便以各种理由推脱耍赖,拒绝偿还剩余本息。如今刘大爷家庭经济拮据,妻子每月仅能依靠低保金维持生活,无奈之下只能“软磨硬泡”多番讨债,彭某就在微信对话中通过语言暴力对刘大爷施以威胁恐吓,此时双方已彻底反目成仇,昔日兄弟情谊早已荡然无存。事后,刘大爷试图通过法院诉讼渠道进行维权,但被告知已超过诉讼时效,因此特来司法所寻求调解,并提供了双方微信记录作为事实佐证。

  兼听则明,晓以大义

  为预防矛盾激化导致“民转刑”案件的发生,周所长在厘清事情脉络后,立即电话联系彭某,彭某也同意至所当面调解,周所长随之召集驻所调解室专职调解员成立调解小组,就双方当事人之间历时32年的借贷纠纷展开调解。

  “老刘是实在人,但三番四次骂我是白眼狼,我一时生气才吓唬他,我不是欠债不还,否则也不会答应来调解,只是我也很困难,逼急我了只能去偷去抢……”彭某到场后对借款事实并无异议,并表示每月2700元工资除去伙食、房租、水电等家庭开销后所剩无几,确实无力偿还。

  周所长在了解彭某“赖账”原因后,一方面劝其不可冲动行事重蹈覆辙,“伤人一千,自损八百”,强调重新犯罪只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更多不幸;另一方面采取“同理心”的共情方法与其沟通协调,称其“认账”就是守信之人,希望其顾念刘大爷夫妻当年的恩情,体恤二老眼下的难处,尽快筹措资金偿还旧债。

  退徙三舍,尽释前嫌

  经过在场调解员的双向联合调解,刘大爷主动放弃借款利息的主张,彭某也同意以分期还款的形式偿还欠款,并对此前出言不逊的行为向刘大爷道歉,双方积怨逐渐冰消瓦解。

  “君子诚之为贵,你们双方都肯诚心退让一步,说明彼此还是惦念多年兄弟情谊,往后就别再膈应了!”张罗完调解协议书签订事宜后,周所长现场见证了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重修旧好,三十多年的“老友情”顺利得以回归延续。次日,刘大爷专程为“小周调解室”送来“履行为民服务精神,尊老敬老时代楷模”铜牌,再三向调解员表示衷心感谢。

  人民调解是契约精神在民事纠纷中的最好诠释,在当事人双方自愿和合法的基础上, “一纸成约”有效保障了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及时实现,不但解决了当事人的“燃眉之急”,也为其“后顾之忧”提供了民事诉讼依据。

  法条链接:

  《民法典》第668条:借款合同应当采用书面形式,但是自然人之间借款另有约定的除外。借款合同的内容一般包括借款种类、币种、用途、数额、利率、期限和还款方式等条款。

  《民法典》第675条:借款人应当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对借款期限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依据本法第五百一十条的规定仍不能确定的,借款人可以随时返还;贷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内返还。

  《民法典》第676条: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期限返还借款的,应当按照约定或者国家有关规定支付逾期利息。

  《民法典》第680条:禁止高利放贷,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的,视为没有利息。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约定不明确,当事人不能达成补充协议的,按照当地或者当事人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市场利率等因素确定利息;自然人之间借款的,视为没有利息。

  《人民调解法》第31条: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的调解协议,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

  《人民调解法》第32条:经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调解协议后,当事人之间就调解协议的履行或者调解协议的内容发生争议的,一方当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